<span id="nxdj5"></span>

<track id="nxdj5"></track>
<ol id="nxdj5"><b id="nxdj5"><meter id="nxdj5"></meter></b></ol>

<em id="nxdj5"><var id="nxdj5"><delect id="nxdj5"></delect></var></em><span id="nxdj5"></span>

<p id="nxdj5"></p>

清華苑

欄目導航

項目導航

Date: 2015-11-17 00:00:00Written By

鄉愁:關懷與喚醒 清華苑副總建筑師陳竹鄉村活動訪談錄

  • Tags: Counts:5597 次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把視線投向了鄉村,是城市化擴張的延伸、還是因為城市化進程的延緩?無論怎樣,鄉村的環境生態似乎因此而面臨著新的考驗,傳統村落可能由之前的修繕保護進入到改造、甚至再造的階段。2014 年9 月,廣東省“規劃師、建筑師、工程師專業志愿者下鄉服務”活動拉開了帷幕。由廣東省城市規劃協會、廣東省工程勘察設計行業協會、廣東省注冊建筑師協會聯合發出倡議:富有理想、抱負、有奉獻精神的規劃師、建筑師、工程師立即行動起來。清華苑副總建筑師陳竹以專業志愿者的身份,利用各種渠道自愿服務鄉村,就“汕頭市南澳縣”展開調研,為科學規劃建設鄉村、改善農村人居環境、保護和傳承歷史文化獻出自己一份力量。

 

 

當您知道要開展這個三師下鄉的活動,被選為第一批志愿者的時候,您的心情是怎么樣的?能談下您為什么要參加這次三師活動嗎?

去年下半年,在看到由省住建廳和勘協發起的這次“三師下鄉”活動的通告后,我就決定一定要參與這項活動。雖然當時還不清楚自己究竟能做點什么,但覺得能夠通過政府牽線有途徑有平臺能對廣東鄉村提供幫助,有各方人士聚在一起關注鄉村建設與發展的問題,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當下中國城市建筑正進入到深度城鎮化時期。個人認為,隨著中國城市化發展速度趨于平穩,小城鎮與鄉村建設的重要性將越來越明顯。作為規劃和建筑師,我們在職業從業中基本著眼于城市建設。實際上農村與城市有根本的不同。在怎樣發展農村的問題上,現在國內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上的共識遠沒有達成,還需要我們政府、社會與專業者的共同努力。這次三師活動,我覺得不光是回應從中央層面下來的關于“發揚傳統文化”、“要看得見鄉愁”的要求,也是順應了當下發展新型城鎮化的趨勢,時機非常好。

看您的資料,我們知道您對于廣東鄉村特別是傳統村落有長期的研究關注。今年5月您還專門來廣州參加了“保護傳統村落”的學術研討會并做了專題演講。您是什么時候開始關注廣東村落的呢?

傳統建筑特色和保護的問題是建筑學的專業內容,尤其對于建筑教育和理論研究而言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對于一線從事建筑設計的廣大建筑師而言,長期處在以市場為價值導向,以個人審美作為精神導向的設計流程中,“傳統建筑文化”常被當作一個 “老調過時”的東西,或者僅僅是個符號標簽,貼上就行。可以說,怎樣在當下的社會市場環境中開拓傳統建筑文化保護與發展的問題,既需要理論思維的創新,又需要有實踐操作上的創新。

我從02年自己開車了后有機會就往周圍鄉村跑,剛開始是完全個人業余愛好,看到現象多了,后面就漸漸思考一些問題。從一開始主要關注傳統建筑空間形態特征等傳統建筑學的觀察角度,逐步到更注意關注傳統村落生存與發展的角度。其實現在鄉村發展特別需要專業人士的幫助。建筑規劃師也需要拓展專業的領域,重新審視自己在設計工作中思考角度和技術方法,關注更寬層面的社會與文化層面的問題,才能擺脫常規的技術工具導向,重拾建筑執業領域上的價值基礎。這也是我5月份廣州參加“保護傳統村落”學術研討會表達的主要觀點。

作為專業志愿者可不可以分享一下您這次三師服務的歷程嗎?

我對接的是汕頭市南澳縣廣東省新農村示范片的幾個村。今年年初,在省協會的幫助下,我和汕頭市與南澳的有關領導取得聯系,并與其它六位志愿者一道成立工作組,在7月份對這幾個村進行了考察。除了聽取地方領導意見外,我們主要對村莊的現狀建筑、內部與外部環境等方面進行了考察。并且結合現場觀察,以問卷結合訪談的方式向村民和村干部了解他們對于發展建設的想法?,F場調研回來后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我們經過搜集整理調研資料,在參閱南澳建設的有關文獻以及相關理論研究的基礎上,試圖把調研的初步思考整理出來。我想,由于我們對口的是一個片區的幾個村莊。各個村的問題有各自的特點,又有一些共性的特征。如果我們把看到的問題和一些思考提出來,提一點“可供參考的思路”給南澳政府,或許能對他們下一步的深化設計和實施建設有一點幫助。所以,這一步我們的行動可能有點偏重理論建設,涉及到幾個村在規劃和新農村發展上的一些方式和方法問題。階段性的工作成果是《廣東省“三師下鄉”汕頭南澳工作組調研報告》,目前已完成,并呈交給省協會。

今天的鄉村,常常會產生各種形式的沖突,您在志愿服務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一些矛盾?您覺得怎么才能得到解決?

鄉村建設與城市中建設一樣,都會因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不同人群的訴求與關注點不同而呈現出各種矛盾。就單從規劃建筑專業角度而言,城市的建設和規劃管制發展了幾十年基本都體系化了,而關于農村或符合農村特點的有關規劃標準幾乎沒有,很多是過去的,或城市標準,規劃管制很大程度服從與各項政府文件。因此可以說鄉村建設中缺乏細致有效權威的技術管理,而各層政府管理者的訴求不同,會導致在推進政策時候重點不一,增加政策的不確定性,在執行層面的歧義和混亂就更容易發生。這是從上至下的角度。從下至上而言,村民的文化意識程度普遍不高,基本關注自身眼前利益,因為意見長期被忽視而參與積極共同建設的自主意識較弱。過去傳統禮制道德的約束力在鄉村這個熟人社會中逐漸在淡薄,而現代社會中的法理意識又沒有深入人心,這些都是當下鄉村具有普遍性的現狀。

基于這樣的看法,我個人認為,在鄉村建設上的矛盾基本都是各方利益訴求不同造成的,為此各方都應該有所調整,才能化解矛盾。在此我不太贊同一個很普遍的觀點,認為農民首先需要被教育。我認為長期以來無論是政府或者我們這些規劃專業人士都不太清楚農民到底需要什么。比如我在浙江農村調研的時候,有同行的伙伴問那些外出打工春節才返鄉的農民,還愿不愿意回到家鄉,大部分都說都不想回。當時小伙伴的結論是以后鄉村都沒人了,還談鄉建有什么意思。但是等我們呆的時間長和那些村民熟了,一些人都說,外面再好也不如家里好,家里能拿外面一半的錢都愿意回鄉,問題是家里沒錢掙沒法子。所以關鍵還是找到經濟出路發展產業的問題。又比如當地的領導非常想通過美化環境帶動旅游,但一些項目村里人比較消極不愿配合。我們去訪談后發現,一些村民更迫切的希望是政府能支持補貼種植業,而政府覺得環境整治“見效更快”,發動干部征收土地種植觀賞性植物,引起一些矛盾。所以這里有一個官民溝通以及協同決策的問題。

比如三洋村在臨環島路的一側有一排老房子背面朝路,質量較差確實影響村對外的整體風貌,從發展旅游的角度而言也有必要進行改造?,F有規劃提出了整治的方案。相比其它很多地方進行的大規模的立面改造,這樣的立面整治方案對現狀建筑改動并不算大,技術方案也簡單可。但據了解村民配合意愿較低實施工作推進困難。一開始我們以為可能主要歸因于村民的相對保守觀念,對自己個體物權的保護意識過重,只能通過“做村民工作”的勸導方式解決。通過進一步了解,發現除了物權意識,村民和村干部并不認同 “立面美化”這種政府行為的實際意義,因為“房子刷了一遍也不見得比原來好,而且過幾年還要刷的”。這就涉及到起碼兩個重要的值得探討的問題了:一個是技術問題,什么樣的立面改造方式能導向“好的”特色風貌的形成?對這個問題,建筑師的專業眼光與村民肯定是有差別的。第二個是“立面整治”這樣的統一行動的目標和意義問題了。為達到“新農村建設兩年見成效”的效果,基層政府必須抓一些“看得見效果的時期”。而很多問題實際涉及到機制建設的事情,兩年之后怎么辦?這就涉及到近期和遠期的管理的問題。這兩個問題都不好解決。

我的思考是,對第一個問題,專業建筑師和規劃師是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士,應該在建筑形式和技術上提出合理可行的方式。村民普遍都覺得老房子不好,有錢了最好能蓋洋樓,貼瓷磚,搞得和城里一樣才有面子。人總是向往自己沒有的東西。農村自建房追求新大洋,這在全國農村基本都是這個心理。你告訴村民他們保持傳統風貌,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專業人士必須比村民更有前瞻性和整體眼光。在此方面確實應該對村民有引導的責任。

第二個問題,我認為短期的目標應該服從與長遠持續發展的目標,放眼長效,著眼短效。南澳村落的建筑改造能否建立一個多方合作的審查管理制度,以引導后期民居建筑維修建造淘汰不協調建筑,而逐步形成有地域特色的整體風貌?理想的結果是,村民能逐漸在尋求本村特色的問題上形成共識,并以自發的方式來維護,自主更新,形成多元和諧的整體風貌。當然,要能達到這個結果,無論是政府管理還是專業工作者都要付出加倍和持續的努力。

關于傳統建筑保護的問題在您服務的村目前是怎樣的情況?

傳統建筑保護發展的問題目前并沒有在目前南澳的新農村建設中得到足夠重視。究其原因可能一方面傳統建筑歷來需要長期的資金投入,新農村建設的短期時間內難以立見成效。另一方面由于涉及到村民權屬的問題,執行起來較難。在全國范圍內,這些問題在傳統建筑保護上都是有普遍性的難題。導致的一個結果是,政府對村落有投入,也投不到傳統建筑保護問題上。此外,潮汕地區是廣東省傳統建筑存留質量較高的地區,很多優秀的傳統建筑如從熙公祠、陳慈簧故居等,村落如龍湖寨、前美程洋崗等。這些地方我都跑過,確實有很多傳統建筑精品保護得很好。相對而言,南澳島并不處于潮汕文化的主流或富裕地區,基于農耕的宗祠禮制文化部分被基于漁業的海島海防文化所替代,因此“祠堂”這一一般廣東古村里建筑文化特征最集中的建筑類型在南澳目前保存并不多。南澳幾個村是以祈福保平安的廟地位比較顯著。對自身傳統建筑的質量和價值認可度不高,也可能是現在南澳地方對傳統建筑這塊不太重視的一個原因。當然,我們獲得的資料有限,這可能也僅是一個推測。

在對待傳統建筑的問題上,目前從政府官員到普通鄉民都有很多觀念問題需要建立。很多地方的傳統建筑,即使政府層面要保護,村民不愿意。特別是在沒法獲得新的宅基地又想蓋新房的情況下,拆與保的矛盾很大。在南澳村目前還不明顯,但隨著這一兩年旅游開發的發展或者外界資本的進入,這個矛盾就會突出。

實際上,我們在西畔村和澳前村看到不少值得珍惜的傳統民居建筑。既具有潮汕民居的特色,又有海盜文化的特點。我發現學術界對南澳海島的傳統建筑研究幾乎算是空白,這使得我感覺如果能深入研究,也許能發掘出更多珍貴的建筑文化遺產。目前這些老房子一些自住,一些在出租使用,而不少也非常衰敗狀態。我想,針對南澳村莊目前的傳統建筑現狀,如果不盡早加以保護合理管控,在面對旅游和地產開發的沖擊下,商業發展和村民無序自建房的突進有可能會在近期加速這些老建筑的消亡,這一過程在全國都在發生,帶來無可挽回的遺憾。我相信,隨著時間推移,南澳傳統建筑的文化價值會越來越被社會重視,其社會綜合價值也會逐步顯現,成為地方鄉村旅游發展的重要資源。為此我感覺首先在規劃層面應該先做專項的研究,梳理梳理南澳傳統建筑的家底,把質量最好的那一批的保存和維護法定下來。其次,對一些可以適度改造的傳統風貌建筑,要研究建筑活化的途徑。比如引導利用這些建筑存量搞民宿,農家樂,一方面促進旅游增收,同時還能舒緩南澳島旅游接待設施的壓力,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些工作顯然很,在新農村建設項目中涵蓋。但是如果不能短期實施,也應該規劃先行,再以示范項目帶動。

您怎么看鄉愁?在您服務的村子里,它的鄉愁的落點在什么?

關于城鎮建設要能“記得住鄉愁”這個說法這兩年獲得社會廣泛關注與討論。能說上“愁”的都是對要失去或已失去的東西。我認為鄉愁的概念之所以引起普遍共鳴,說明它切中了一些當下城市發展的問題。它反映的是由于我國過快的城市化發展而造成的城鄉發展不平衡加劇的問題。可以籠統說,國家經濟增長的成果主要集中在城市,而廣大鄉村發展較慢甚至倒退。鄉村為城市發展提供了最大紅利-廉價勞動力,在環境資源上承擔了城市化的主要負擔,在主導觀念上除了在原本的小農意識的基礎上增添了市場經濟的功利主義外,并沒有找到新的鄉土文化發展的基石。反映在鄉村里,很多鄉村在自然環境、建筑環境,甚至社會人文上都出現匱敗的現象。

所以“鄉愁”不僅是在說一種對故土思想懷舊的情懷,好像外出人想家一樣,這是一種狹義的理解。費孝通等社會學者早已證明,中國根本上是一個鄉土社會。鄉村是我們民族社會文化的基石?,F代社會發展中,鄉村具有城市不可替代的功能,鄉村同時保存了人與自然最親近的關系,是地域性與本土文化發展的土壤。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鄉愁”不見得一定是本鄉本土的人才會有。我理解,提到國家城鎮化建設層面上的“鄉愁”,應該反映的是我們需要對目前的城鄉發展模式有個反思,要重新審視我們的傳統鄉土社會的價值,在人文特質,環境景物,以及空間發展上,都要從我們的傳統中尋找可以延續的基因。尋找鄉愁的最終落腳點應該是重拾文化自信,重建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聯系,在此基礎上復興中國文化。

但是,“鄉愁”這個文化味的詞是很難直接被當地民眾理解的。好像圍城,城外地人還想進城里,或者把鄉建成和城里一樣最好,還顧不上懷舊的事。這就涉及到需要提升文化自覺性的問題。有些建筑師認為農民在審美意識上 “土”、“落后”首先需要被教育。我認為,文化的自覺是一個比較高的要求,有它的階段性時機的問題。在沒有解決最迫切的生活需求的時候,要求農民有比較高的傳統文化保護意識,文化自豪感自信感,都是過高的理想化要求。無論農民還是城里人,大多數普通中國民眾都是在滿足了自己對于物質生活的預期目標之后,開始關注其它東西,這是人的需求層次決定的。所以對于農民的文化審美的“落后”,作為下鄉的建筑師是應該完全理解,而不應該就此增加自身優越感,覺得可以把自己的個人的、源于城市生活的審美意趣作為標準轉嫁給當地人。其實,大多數農村老百姓對于老的東西,傳統的東西是有感情的。尤其象廣東客家、潮汕地區,由于傳統禮制文化的沉淀很深,家族觀念很強,我去考察的很多地方民眾對“老祖宗”的東西是很珍惜和敬畏的。這種貌似的“守舊”觀其實就是本土傳統文化得以傳承的最核心的內在力量。

作為專業者,我們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是,怎樣把能夠承載地方傳統文化特色的建筑和空間方式提煉出來,把它與現代生活聯系起來,而不是象現在的普遍情況,我把它稱為“斷裂”式的方式——傳統文化從過去到現在的斷裂,傳統建筑從精神到形式與現代生活的斷裂。下鄉建筑師首先應該抱著向鄉村學習的態度,因為鄉土建筑的建造方式基本是自建為主,與城市大規模建造的類似工業流水線的空間生產方式有很大不同。從個體上,農村建筑技術并不具有多高的復雜性。但是,如果拿城市那種快速建造、快速復制的方式來對待農村,將帶來巨大的建設性破壞,是最值得警惕的。所以我認為專業建筑師對待農村建筑要“溫柔點”,要向本地建造取經,學習和借鑒民間智慧,用創新思想讓老的形式能結合新的生活,在精神文化上還有“在地性”。能自覺分辨“有真實文化價值的”與“用文化來包裝銷售”的兩種貌似相似實質完全不同的東西。這就涉及到建筑師的文化素質與使命觀的問題。

 

陳竹

1973年出生

深圳市清華苑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副總建筑師,香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博士。

深圳十佳青年建筑師,深圳市注冊建筑師協會副會長。

曾經在香港大學從事建筑與城市研究多年,并在中國大陸主持建設工程項目幾十項。她研究和工程實踐涉及城市設計、公共建筑、住宅開發等多個領域,論著曾多次在國際國內學術會議和核心刊物中發表。近年關注城市歷史遺產與傳統村落保護與發展問題,曾作香港歷史文化遺跡保護與活化相關研究,“廣東傳統鄉土村落與建筑師執業社會性價值關聯”等研究,以及多個“美麗鄉村”建設項目。

 

 

下一篇 --> 2015“東方雨虹杯”羽毛球賽圓滿落幕 清華苑選手勇奪亞軍   熱烈慶祝我司吳林壽獲2015年度深圳市勘察設計行業十佳青年建筑師稱號 <--上一篇

                       公司地址:深圳市南山區南海大道龍城路106號        電話:0755-26493788 傳真:0755-26079280 粵ICP備06001522號
无码高潮少妇多水多毛,图片区亚洲欧美另类中文,亚洲欧美日韩精品A∨,最新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

<span id="nxdj5"></span>

<track id="nxdj5"></track>
<ol id="nxdj5"><b id="nxdj5"><meter id="nxdj5"></meter></b></ol>

<em id="nxdj5"><var id="nxdj5"><delect id="nxdj5"></delect></var></em><span id="nxdj5"></span>

<p id="nxdj5"></p>